2018年3月19日 星期一

GCF越洋直擊【下】GCF亟欲提速,但擔心即將斷炊

"GCF會議有項固定戲碼,從討論行政程序到案件的審理過程,常見到開發中國家(南半球)和已開發國家(北半球)的不同理事會成員,充滿刀光劍影的言語激辯。"

文&圖/詹詒絜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氣候與能源專員 / GCF B.19特派員)

 《巴黎協定》誕生兩年多來,國際金融界掀起一股綠色潮流,從綠色債券、氣候融資、到節能信貸,各種相關商品如雪球般愈滾愈大。這些發展多少都跟最上游的聯合國官方資金來源--「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簡稱GCF)有關。


 為了解當前國際氣候資金派動,台達特派員不久前親赴南韓松島的GCF總部,參與甫落幕的第19次理事會。上一篇大致介紹過GCF的運作方式和歷來成績,這篇便讓大家看看這次會議的進展。

四層嚴格把關,脫穎而出難度不小

 從數據產出來看,這次會議可說是最有「效率」的一次。剛結束的第19屆GCF理事會(B.19),不但一口氣通過了23項提案,成為史上核准數量最多的會議,分配資金更超過10億美元!


 之前說過,要獲得GCF的首肯融資,必須經過秘書處、獨立科技諮詢小組(iTAP)的初步資格審核,加上公民社會組織(civil society organizations)的無異議,才有機會交由理事會投票表決、拍案批准。這次會議召開前,GCF過去6年只過了53案,要連過四關的難度可想而知。


雖無發言權,但公民社會組織可透過轉播掌握會議進度,並推派代表進場表達意見。

 舉例,這次審到一件來自越南的能源效率改善提案,打算協助該地大廠進行生產和廠區設備做節能。原本一路過關斬將,來到理事會桌上時,卻開始受到公民社會組織的質疑,認為該案未公開如何篩選受助企業的標準,也未說明對「性別」和「原住民權益」等社會議題的影響,甚至有理事會成員對該案的商業模式是否可行表示疑慮。經過幾番澄清,直到最後一刻才驚險過關。

「南北之爭」戲碼,從行政到審案不斷上演

 除了審案子,GCF會議還有項固定戲碼,從討論行政程序到案件的審理過程,常見到開發中國家(南半球)和已開發國家(北半球)的不同理事會成員,充滿刀光劍影的言語激辯。

 比方提案的審理程序該怎麼走?開發中國家希望替貧窮國家爭取越多資源越好,普遍希望將本屆會議的23件提案一併打包,一次表決通過即可。但扮演出資方(GCF金主)角色的已開發國家成員卻不這麼想,仍堅持必須逐一檢視、討論,避免錢被亂花。

面臨各方的期許和壓力,GCF一方面得提升運作效率,更須趕緊尋得資金活水。

 另一個爭執焦點則是,GCF的資金要不要繼續寄放在世界銀行?由於對世界銀行的觀感不佳,來自南半球的理事多建議另尋業者委託。但在許多北半球成員的心目中,世界銀行還是較具經驗的專業管理機構,沒有更好選擇(也或許是不信任南半球成員提出的業者)之前寧可不變。這種初次與會者可能覺得無聊、或認為無關緊要的議題,GCF會議卻能吵上幾個鐘頭。

 但大家應該記得,上一篇文章曾提過,GCF一方面得面臨外界的指責壓力(效率差),還要隨時擔心自己是否即將資金斷頭?加上這次開會通過的案量,合計已花掉GCF過半現有資金,接下來若再無資金進補,也不知道還能再撐多久。或許,這就是會議氣氛如此焦慮的原因吧!

【參考資料】
GCF Board approves over USD 1 billion in funding for climate mitigation and adaptation

第19屆GCF理事會會議文件

【作者簡介】
詹詒絜,畢業於歐盟Erasmus Mundus環境科學、政策與管理碩士學位,多次參與聯合國各項與氣候變遷相關會議,擅解讀國際氣候和能源報告,並負責經營國際合作網絡、追蹤國際氣候談判進度和能源議題研究等。


【延伸閱讀】
GCF越洋直擊【上】探索氣候資金脈動,台達基金會越洋直擊GCF大會 詹詒絜 2018/3/16
【COP23系列二十四】未來氣候談判必須突破的兩大關卡:財務&難民 趙偉婷 2017/12/18
【COP22系列報導之一】The Urgency of COP22 -- 我們需要更健全的氣候財務機制! 賴柏宏 2016/11/4

--
2018綠領工作坊基礎班高雄場4月開班!
#可以報單堂課程喔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90700441050289/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