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3日 星期六

綠色校園捨我其誰 歐洲青年的環境小革命

約20位馬斯垂克學生正在討論學校的永續路徑圖。
Source: Green Office Maastricht
賴慧玲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環境、科學與社會研究生)

 永續發展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不僅是這幾年政府與企業機關朗朗上口的流行趨勢,也是許多大學推行的政策目標。除了綠色採購與垃圾分類之外,校園內的環境小革命究竟可以扎根多深、培育出如何豐碩的成果呢? 一群荷蘭馬斯垂克大學 (Maastricht University) 的學生以積極的行動證明,大學生不僅有能力主導校園的環境改革,從實作學習永續環境的精神與操作,還能將經驗帶出校園,為社會的永續發展盡一份心力。

 本文透過專訪馬斯垂克大學環境運動的一位成員,介紹歐洲青年的環境倡議方式,希冀身處國際舞台邊緣的台灣青年,能從中獲得一些啟發和行動的力量。


Green Office ─ 種子萌芽

 2010 年的春天,位於荷蘭東南角的馬斯垂克大學多了一股特別的綠意。幾位學生環境團體 Student workforce for Sustainability and Development 的行動份子,不停思索著一個問題:如何將學生關懷環境的熱情與動能,化為綠化校園的具體力量呢?經過一連串的討論和思考後,「綠色辦公室 (Green Office)」 的點子油然而生。這是一個由學生主導、官方支持的政策推行機構,負責擔任校方與學生之間的橋梁,同時整合校內環境政策、鼓勵各種校園倡議行動。

 他們不僅止於想像,更馬上採取行動。幾位學生帶著草擬的計畫,拜訪了副校長 André Postema,談論這個構想。即使是以開放自由的學風和問題導向的學習模式而聞名的馬斯垂克大學,像這樣由學生向校方最高層級倡議的做法,可說是史無前例。

 幸運地,他們不但贏得副校長的支持,還得到校方提供 75,000 歐元經費資助,以及辦公室和設備支援。同年九月,七、八位支薪的學生僱員與一位負責環境業務的行政人員組成了綠色辦公室,開始校園內的綠色奇蹟。

 「綠色辦公室的學生與校方成員一律平等,沒有階級高下之分。這點非常重要」參與綠色辦公室的德國留學生 Felix Spira 說。他曾經擔任 Student workforce for Sustainability and Development 社長,並在綠色辦公室正式營運之際加入團隊,參與接下來一連串的草創過程。包括他在內的辦公室學生僱員,每週工作 8-14 小時,但遇到工作尖峰期,學生們常自動無酬加班,熱忱展露無遺。

 為了廣蒐各方意見,學生們上網搜尋校方所有和永續發展相關的行政和研究單位,並一一接洽、交流。而在副校長的領軍之下,校方相關行政主管與教授組成了諮詢委員會 (Supervisory Board),針對綠色辦公室提出的計畫提供意見,但並不干預或掌控運作。Felix 認為,馬斯垂克大學教授對學生抱持親和開放的態度,免除了籌畫階段的許多阻力,是綠色辦公室得以順利推展的原因之一。

 在每週開會一次的腦力激盪期之後,2011 年初,綠色辦公室推行了三個創始計畫,包括:「氣候行動報告 (Climate Action Report)」由 14 位辦公室成員和學生義工共同調查、撰寫校內環境政策現況與未來建言;「控制-改變-刪除 排放計畫 (Control-Alt-Delete Emissions)」提出一項減少校園通訊與電腦設施的碳排放與能源消耗的企畫案,並付諸實行;「永續學生生活計畫 (Sustainable Student Living)」與校內學生團體接洽並舉辦交流活動,激發學生環境意識並協助學生發起各類環境行動。

綠色辦公室組織圖,圖片:Green Office
 2011 年夏天,經過一年的運作後,吸取經驗的綠色辦公室重新改組出發,分成教育、研究、營運、社群、組織行政等組別,每個組別都有 2 位左右的學生僱員運作,和對應的校方單位保持對話,並招募學生義工參與協助。以 Felix 負責的營運組為例,對應的校方單位便包括運輸、能源管理和採購單位。

 而隨著組織演化,新的計畫也紛紛出爐,包括整理校內永續發展相關資源和課程的「目錄 (inventories)」、整合馬斯垂克學生各種倡議和運動組織的網路交流平台「WE Platform」等等。2012 年初綠色辦公室更提出新的校園永續政策報告《Sustainability Policy 2012-14》,為未來馬斯垂克大學的未來發展提供方針和建言。

豐收,肯定,與挑戰

 最初由少數幾位學生發想的點子,很快地開花結果。不只校內學生參與踴躍,在學生與校方的攜手努力之下,馬斯垂克大學以學生領導力,榮獲 2012 國際永續校園聯盟傑出獎 (Excellent Award for Student Leadership by the International Sustainable Campus Network),和牛津、劍橋與耶魯共同榮登世界綠色大學之列。

 不僅如此,綠色辦公室更為校方、學生與環境創造三贏的局面。Felix 認為,綠色辦公室的創立與學生的積極參與,不僅讓校方以較少的預算、更短的時間,達成過去數年都達不到的計畫成果;更重要的,是透過實務經驗,讓學生獨當一面、成長培力 (student empowerment),培養為環境永續發展的知識和力量。

 儘管成果豐碩且推行順利,他也不諱言綠色辦公室仍面臨許多挑戰。其中最艱鉅的,就是如何從資源回收等簡單易行的基礎計畫,向上推展到制度改革的層次。事實上,複雜的永續發展概念該如何落實,綠色辦公室與相關單位成員各有解讀。Felix 承認,雖然他在任職期間大量自修相關知識,但直到現在就讀倫敦大學環境碩士課程後,才有更明確的認識。加上制度牽涉複雜的行為模式和人事關係,改革談何容易。而這也讓他面對任何邁向永續環境改革背後的結構問題時,變得更為謙遜。

走出校門,耕耘歐洲,放眼世界

 雖然深刻體會到改變的艱鉅,但 Felix 並未因此卻步。綠色辦公室帶來校園文化的轉變,讓他看見藉此緩慢改變制度的可能性。在從馬斯垂克大學學院 (University College Maastricht,馬斯垂克大學體系下的獨立學院) 畢業之際,他和另外三位「比較瘋狂」的德國籍成員開始思索如何將校園經驗深化、擴大。

 經過一段時間的概念思考和四處請益討論之後,四個平均年齡 26 歲、懷抱理想的青年決定共同出資 20,000 歐元 (約台幣 80 萬),於 2013 年一月成立「rootAbility」組織,在德國柏林設立辦公室,由其中一位成員擔任組織專職,其他三人則在外地求學和工作之際兼任發展、財務和草根培力的職務。而儘管已從馬斯垂克大學畢業,他們仍然每月與綠色辦公室進行連線會議,交流訊息。 

 rootAbility 的工作目標,是將綠色辦公室的經驗推展到歐洲其他大學校園。一但簽訂合約,rootAbility 將為客戶大學進行能力現況和策略分析,招募及培訓學生,建立由學生運作的綠色辦公室,並提供問題解決的協助。萬事起頭難,成員們目前正積極透過個人管道、與各地大學生晤談、參加永續議題會議等方式,向外宣傳接洽。目前他們正和德國 Henrich Böll Foundation討論合作的可能性,並將參加將在芬蘭舉行的北歐永續校園聯盟座談 (Nordic Sustainable Campus Seminar)。未來充滿各種挑戰和可能性,讓成員們興奮又期待。

 談到 rootAbility 眼睛便閃閃發亮的 Felix 笑稱,目前組織還不算非常正式健全,許多計畫細節也仍未定案,成功與否更在未定之天。但他們仍深自期許,有朝一日成為領導歐洲高等教育邁向永續發展的領頭羊。

 位處世界舞台中心的歐洲青年,先天握有比台灣青年更多跨國發展的資源和機會,但其懷抱夢想,勇敢築夢的精神和視野,也提醒我們不該妄自菲薄,畫地自限。對於台灣小小一座島嶼,卻充滿多元蓬勃的社會和環境運動, Felix 感到相當驚異並興味盎然。正在勤學中文的他,也期待未來能將綠色辦公室的概念推展到中國或台灣等地,讓環境永續發展的行動能在世界各地深根茁壯。

採訪最後,Felix 與台灣反核月曆合照,
響應「我是人我反核」行動。作者攝。

作者簡介

賴慧玲,2009 年參加環境資訊協會於大安社大舉辦的公民記者課程,開啟了環境的視野和觸角。喜歡走進議題現場觀察,偶爾寫寫公民報導,更常默默加入運動行列。因有感於自身知識和能力的不足,決定花光所有積蓄 (其實也不多) 赴英唸書。現為倫敦大學學院環境、科學與社會 (MSc Environment, Science and Society,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研究生。

【延伸閱讀】
Maastricht University Green Office 
rootAbility 
張貼留言